搜索: 标题

背景:
阅读详情

北航硕士赵鑫毕业后当健身教练 父母曾反对参加健美比赛

日期:2023年06月05日 16:19 来源:中华网 作者:佚名

 

我叫赵鑫,1990年出生在吉林长春,爸爸当时是部队的参谋,妈妈做的是外贸相关的工作。

我从小一直听父母的话,发展特长、选择大学专业,都是听从他们的安排,读研究生后,我才逐渐发现自己真正热爱的是什么。

我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研究生毕业后,不顾父母反对,参加健美比赛、成为健身教练、创立了自己的健身品牌。

在兴趣爱好的培养上,妈妈带我尝试过钢琴、小提琴和舞蹈。我从5岁开始学舞蹈,坚持了5年,非常刻苦。一开始,前桥、压腿、下腰等软功做不好,我会回家哭着自己继续练,直到练好为止。

小学时我已经展现出运动方面的天赋,

学校运动会的100米短跑,我经常拿全校第一。学校体育老师跟妈妈说我是个练短跑的好苗子,随即妈妈找了一位老师带我训练短跑,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专业短跑训练后,我还有幸参加了长春市区级的运动会。

5-6岁左右,我在练舞蹈。

在我小学四年级左右,爸爸从部队复员去北京发展,妈妈也决定和他一起去北京,由此,我暂时被留在长春跟姑姑一起生活。我从小就是一个非常粘人的孩子,爸妈去北京后,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接受,我常常忍不住流泪。

记得爸妈在家的时候,我们一起看电视上热播的电视剧《情深深雨濛濛》,等到他们去了北京以后,只要一听到《情深深雨濛濛》的主题曲,我心里就会非常难受。妈妈去北京后,由于没有人带我去学舞蹈、训练短跑了,所以这部分的专业训练也随即停止了。

成年后和周围人谈及儿时的经历时,我常常无法像他们那样记得清晰,我逐渐发现,可能是由于与父母分离的那两年太过痛苦,以致于大脑启动了自我保护机制。

哪怕爸妈去了北京,爸爸对我的教育依旧是比较严厉的。

我的小学好友的家庭经济条件非常好,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有司机开车来接她。她回家的路跟我回姑姑家的路有三分之二是重叠的,所以放学时她经常主动邀请我坐她家的车一起走。我跟爸爸提及此事后,他训斥了我,认为我不应该占这个便宜,这是没有骨气的行为。姑姑对我的管教也比较严厉,有一天放学我跟同学一起玩的时间长了,回家晚了很多,结果姑姑把我东西扔出门外,告诉我如果再不按时回家,就不要回来了。

五年级暑假,我去北京找爸妈,当时他们想让我上一个比较好的初中,那个初中假期有个考试,通过的话就可以直接升学。那个假期我在北京上课,在奥数知识这一方面,我学得不够好。考试成绩出来之后,我爸给我打电话,责怪我考试考得很差,上那个初中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小学毕业后,爸妈给我交了12000元赞助费,上了北京通州的一所公立初中。那个初中的同学都比较朴实,学习上和我有竞争力的同学也不多,我的成绩就变得比较拔尖,在父母和老师同学眼中就树立起了一个好学生的形象。

整个初中,在学习上我还是比较自信的,父母对我的成绩也比较满意。初中升高中的时候,我考上了通州最好的高中,还得到了5000元奖励。

但由于小学分开的两年多,我和爸妈在情感上有了一些变化。我和妈妈的关系不像以前那么亲密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父母亲近了。

读高中的时候,我开始对心理学产生了兴趣,想报北京师范大学的心理系。快要高考的时候,我爸妈参加了北京师范大学、对外经贸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开放日活动。

回来后,他们跟我说觉得北航比较好,建议我考北航生物医学工程,这是一个交叉学科,未来可能比较有发展前途。最终,我听从了他们的建议。

北航对我以后的就业会有什么帮助,我完全没有任何概念,我就只是听从父母的安排,好像父母的意志就是我自己的意志。

2009年,我如愿考上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生物医学工程专业。

本科阶段,我延续了初高中的学习状态,自我意识还未觉醒,只是感觉对所学专业兴趣不大。

但我还是比较努力的,常常是宿舍最早起的,晚上也坚持去上晚自习,但可能学习方法不够好,导致花了很多时间后,效果不够好,在班里成绩只能算中等。

大一的时候,我和现在的爱人认识了。从小我是一个特别听话的学生,但是他不一样,他特别叛逆。他有很多跟学习无关的想法,每次他谈及这些,我就会说他不对,劝告他应该要好好学习。他当时挂了许多科目,我就拉着他天天上自习,把落下的功课补齐。

我们大一在一起后,天天出去吃饭,两个人都吃胖了。我身高一米七一,巅峰体重达到130斤。并且那时候关于筷子腿的宣传很多,我也觉得自己的腿比较粗,穿裤子不太好看,于是我决定减肥。

为了减肥,我在网上搜了各种方法,比如不吃肉只吃素,我尝试了一两天就不行了。还有一段时间,我晚上不吃饭,也的确瘦了一些,但是我的形体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恰好,有段时间我的腰不太好,医生说我腰肌力量比较弱,最好能够加强一下。当时我男朋友在健身房健身,在他的指导下,我开始去健身房锻炼了。最开始,我就带着iPad,在健身房跟着视频做徒手训练。

后来,渐渐接触到器械和塑形的训练,我就喜欢上了这种锻炼方式。从此,健身成为我人生中第一个自己选择的爱好。

大四考研的风气日渐浓厚,我也没有做好找工作的准备,觉得自己也应该去读个研究生,父母也同意。

但到底考哪,父母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没有给太多的建议。

考研的时候本来想再尝试一下心理学。了解后,我觉得心理学考研的内容比较偏向于死记硬背,跟理科完全不一样,准备了几周之后,我就放弃了,回去考我的本专业。

考上本校本专业后,我发现自己科研能力不强,对此也没有兴趣。整个研究生阶段,我特别压抑,特别迷茫,不知道以后要干嘛。

专业课的知识,我也觉得很难。

考试虽然也都考过了,但觉得所学的东西跟实际生活,或者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关系,我都不清楚,做这个事情的意义又是什么?

那时候,我越来越热爱健身,感觉健身像一个发泄的出口、逃离的地方,能让我暂时不去想那些未知的事情。

读研期间,我开始比较规律地进行力量训练。那段时间算是健身的新手福利期吧,现在回想,尽管很多动作的细节不到位、训练不能算高效,但在形体上也初步有了变化。

研究生二年级时,我遇到了伯乐,北航的健美课老师宫美凤。

我在健身房训练时,宫老师刚好在那上课,她远远看到了我训练的姿态。下课之后,她就过来跟我说,我的肌肉线条练得很好,身高也很不错,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参加北航的健美队,代表北航去参加北京市高校的健美比赛。

当时,我就去网上搜索往年大学生健美比赛的相关新闻,当看到前两年冠军的形体照片时,和自己作了一下对比,突然很有信心,就回复老师说我愿意参加这个比赛。

北京市大学生健美比赛是12月举行,同年5、6月,正好有一个北京市的比赛,规格比高校比赛更高。宫老师建议我先参加北京市的比赛,她还帮我找了一个健美前辈,给我指导。健美比赛需要选手在走路的时候配合胯的摆动,同时身上的肌肉还需要发力,有一种模特走台的感觉。

我很用心,备赛的那一个月,每天晚上我都会在体育馆练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造型。

还有一位健美前辈给我看了她自己比赛时候的饮食记录,我自己也在网上寻找备赛减脂的相关资料。那时候我还在读研,做饭的条件非常苛刻,宿舍里只有一个电蒸锅,我就自己煮鸡蛋、紫薯、红薯。关于比基尼赛服去哪买,买什么款式,我也不知道,就在网上买了一件最普通的赛服,自己还买了一些装饰钻,把它们贴到衣服上。尽管当时有点辛苦,但我乐在其中。

六月,我参加了北京市健美比赛。比赛按照身高分组,我们高个组只有两名选手。

健美比赛相对其他竞技比赛,评判标准相对主观,比如我们这一类别是健身比基尼,裁判首先要看的是选手的整体比例,身高、头身比等等这些大部分都是基因决定的。

选手后天的努力,主要体现在在体脂水平、肌肉量、动作展示、给人传递的自信程度等等。比赛的时候,选手还需要在身上打油彩,让皮肤的颜色更深一些,在舞台灯光下,肌肉线条才会更明显。脸部也还需配合化一些妆。健美比赛是以一种比较极致的方式把日常健身的训练成果展现出来。

尽管高个组就我们两个人,我只拿了第二名,但是我还是挺开心的。

那场比赛对我的影响很大,我上台展示完,有很多观众来跟我合影,对我说你练得真好。好多裁判前辈也过来跟我说,条件不错,很有潜力,是匹黑马。

那是我第一次发现,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不是我的专业领域获取更多人的认可,这是我之前都没想过的。

那时候我还在读研究生,科研能力一般,成绩也很普通,在健身这个领域却出类拔萃,这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经历。所以我很喜欢比赛,觉得很有激情。

年底,我去参加大学生赛,对手跟北京市的比赛就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了。好多参赛选手甚至都不知道上台需要打油彩,所以大学生健美比赛,我轻轻松松就拿了冠军。

2015年年底,面临硕士毕业,我也和大家一样去找工作。在专业能力上,我没有自信,所以投的岗位都是不太限制专业的,投了很多与市场、产品、营销相关的岗位,结果没有一个offer,这让我特别受挫。

我很难过,开始思考,真的一定要从事本专业相关的工作吗?相比起来,我心里其实更倾向于当健身教练。过了几天,我接到了此前面试的一家500强公司的HR电话,她说,我面试通过了,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暑期实习,还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签合同。我当时在实验室门外,很激动,说我不准备去了。

她问我,你准备去干嘛?我支支吾吾地说,我可能要从事健身行业。HR停顿了一下,问我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我说真的不考虑了。

这个offer让我觉得自己突然有了选择权,有了这个offer之后,反而坚定了我要去从事健身行业的决心。

我在家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爸很生气,说我执意这样做的话就干脆断绝父女关系。后来我给他写了一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邮件,说从小到大,我都一直听你们的话,现在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想法,我还年轻,也不怕失败,只想去试一试。我把这封邮件发给他之后,他从比较反对,表面上变得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那年春节,我拍了一张照片,我站在高架下面,配文:“2016路在脚下”,我爸评论了一句,“脚下是小路,头上是大路”,暗示我选的行业不好。

但我男朋友非常支持我,他就说如果你永远听从别人的安排,你就什么事也做不成。

毕业之后,在男朋友的支持下,我参加了第一个全国健身锦标赛,拿了我们组的级别冠军。这场比赛让很多高水平的裁判认识了我,他们给了我很多肯定,说我未来不可限量。

同年,我参加了第二场全国赛,是由中国健美协会举办的。我不仅拿了级别冠军,还拿了全场冠军。一般比基尼的比赛分级别冠军和全场冠军,全场冠军就是每一个级别的冠军再去比,最终选出的冠军。

之后,中国健美协会的相关负责人就问我有没有意愿参加国家健美队,那个时候我还是很想去见识一下的,就同意了。

之前,我都是独自训练,参加国家队之后,我开始跟着专业老师学习训练相关的系统知识。那一年的11月份,我们到波兰参加世界健身锦标赛,当时我的个人成绩是级别第四名,这也是当时国家队参加世界健身锦标赛女子比基尼项目的最好成绩。

2017年,一整年我都在比赛的路上,只要参加全国赛,我一定是冠军。

在训练细节上我进行了更多深入的思考,开始真的进入了状态。

那时候我问自己,为什么我作为一个专业失败的人,去参加健美比赛就能拿到这么好的成绩?

我觉得这跟我和爱人都是工科生有非常大的关系。比赛除了展现肌肉之外,非常重要的就是造型展示。我们会看国外优秀运动员的视频,然后不断地暂停回放,甚至我爱人为了研究别人比赛的节奏,他把动静画了横线点,跟我分析整个节奏是怎么把控的,我们就是这样一点点研究出来的。

全国赛和世锦赛不需要选手有“职业卡”。遵循我那时对自己未来的规划,2016年和2017年我去香港参加了国际健美联合会(IFBB)举办的洲际比赛,通过这两次比赛级别冠军的成绩,我申请到了IFBB联盟颁发的了“职业卡”,可以去参加一些要求有“职业卡“的比赛了。这时我请了一个教练,他会指导我备赛,饮食和训练,比以前更加严格。

以前参加全国赛,我都是独自备赛,保持体脂低一些就可以了。但是到职业赛,我的教练明确地规定,我每天需要吃多少热量,甚至精确到个位数。那时候吃鸡腿肉丁,为了去除不应该吃的部分,我就得处理十几二十分钟。朋友送了我一些螃蟹,我得把螃蟹腿里的肉都挤出来,称出我能吃的克数。

在开始比赛的时候,我就在尝试自己开班当健身教练,通过上课赚钱,去支撑自己打比赛。

那个时期,由于我经常发布比赛内容,网上有很多人就关注了我,再加上我的学历背景,他们对我有了一些信任,愿意付费跟我学。

一开始我很不自信,我爱人就帮我一起梳理课程内容,在他的帮助下,我从一开始只招两个人的小班,到后来招六个人,再到后来招十二个人。我自信心越来越强,后来干脆在小区开了一个固定的工作室来授课。

后期严格的备赛经历,让我渐渐有了饮食障碍,对比赛这件事情产生了一些质疑。2018年的备赛期,由于饮食摄入非常严苛,加上高强度的训练,我常常觉得浑身提不起劲,没有能量,意识也很薄弱,没有办法进行有效地思考,我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许多比赛的人在备赛的时候都很克制,备完赛之后会加倍地补偿自己,这也是比赛对人的负面影响。

我问自己,到底什么事情对我来说才更有意义?更有幸福感和价值感?那时,

我觉得比赛这个事情已经不在我的选项里了,因此决定放弃比赛,专心做健身教练,专心向大众传递科学的健身理念。

我爱人说,不能再在小区居民楼里授课了,我们必须去找一个正规的场地,他计划搬到东三环,租金是之前的3倍多。一开始我是反对的,我是一个特别保守的人,不愿意迎接挑战,我们讨论了大概一周,最终,我妥协了。

我认识我爱人的时候,他是一个学渣,后来他成为了一个学霸。他考上研究生之后,发现自己在科研方面有了兴趣,就继续考了博士。这几年,他觉得跟我创业很有前景,就没有好好钻研学业。后来他意识到,自己需要完成博士学业,就从我们的创业中抽身了。

当时我接受不了,我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可能独自经营工作室,感觉压力特别大,每天都特别焦虑。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创业很难。对于我们这种小微企业,贷款特别难,贷款之后还要去装修、买器械……而且我们整个店需要拆装钢架,需要审批等等,筹备期花了很多时间。

那段时间,我特别喜欢听书。有一天我听到了《生活的哲学》,苏格拉底被判了死刑之后,所有亲戚朋友都到场,然后他风轻云淡地跟所有人告别,之后喝下毒汁就死了。这么伟大的哲学家,他的死就这么简单。我突然就顿悟了,突然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之前我特别害怕失败,现在我觉得自己应该大胆地去尝试,勇敢地去迎接挑战,哪怕失败了也没有关系。

2019年6月,我们搬到新店,7月17日举办了一个开业小活动。那天结束之后,我和我爱人一起回家,路上他特别感慨,他说感觉我在朝着成为更好的自己变化,他突然就觉得自己跟不上我的步伐了。

我忽然觉得,他的放手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礼物。

之前上学的时候,我一直受到父母的影响,当我自己抉择加入健身行业,直至开了第一家工作室,我其实都是受我爱人的影响,他一直在影响我该怎么做。

直到他真正放手了,我才真正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我参加健美比赛,去展示自己,我母亲是很自豪的,偶尔还在朋友圈发我比赛的照片。2019年之后,我线上的课程销量不错,在疫情期间线下的经营也还坚挺,我爸才慢慢地认可了我的事业。

后来,他看到我发的一些讲健身逻辑的视频,他也会说,你这个逻辑讲得非常清楚,很像我。有时也会给我打电话,问问我经营的情况,给我一些根据他过往经历得出来的建议,我也会吸取他的经验。我妈则会帮我做一些财务的工作,他们现在都还挺支持我的。

现在我只想把工作做得更好,让更多的人愿意去学习健身,学得更轻松,又能够有收获。

原标题:我,重点大学硕士,不顾父母反对,参加健美比赛、成为健身教练


本文地址:https://www.24fa8.com/n100177c13.aspx,转载请注明24FA出处。
| |
标签:
评论: 北航硕士赵鑫毕业后当健身教练 父母曾反对参加健美比赛 - 网民评论 全部评论 0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周热门
    • 今日热门

    首页 焦点(3390) 热点(2538) 新闻(12362) 国际(4794) 娱乐(3848) 视频(131) 综艺(1808) 影视(3344) 音乐(2082) 民生(3153) 行业(155) 财经(1277) 股票(336) 时装(9) 商机(19) 女性(405) 男士(75) 美容(42) 时尚(29) 珠宝(40) 饰品(25) 皮具(3) 品牌(12) 保健(58) 健康(266) 养生(103) 医学(296) 母婴(113) 亲子(56) 旅游(284) 购物(11) 美食(58) 创业(87) 社会(9244) 观点(979) 房产(940) 汽车(166) 家居(21) 安防(40) 环保(56) 科技(585) 展会(4) 数码(184) 足球(211) 体育(922) 教育(1271) 高校(1481) 法制(1747) 军事(546) 游戏(231) 美女(16029) 欧美(32) 运营(18) 网络(378) 读书(294) 励志(176) 灵异(52) 奇闻(158) 趣闻(170) 历史(144) 人物(87) 星相(383) 艺术(46) 两性(75) 情感(151) 文学(300) 武林(261) 道教(61) 佛教(147) 广州(134) 地区(13)